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 长沙会战,血火熔炉

长沙会战,血火熔炉

  • 浏览次数:1107次
  • 发布时间:2015/9/3 15:59:48
  • 作者:银河电气

  1939年9月到1944年8月期间,中国军队与侵华日军在长沙为中心的第九战区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激烈攻防战,史称为“长沙会战”,或称“长沙保卫战”。

  1938年11月初,日军攻陷湖南北部,长沙岌岌可危。国民党采用焦土政策,制定焚烧长沙计划。但一系列偶然因素让大火完全失控,致30000多人丧生,全城90%房屋被毁,长沙亦成为二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因12日所发的电报代码是“文”,又大火发生在夜里。故称为“文夕大火”。

  “文夕大火”之后,薛岳临危受命,代理第九战区司令,指挥着这场长达近五年的长沙会战。

长沙会战

  1939年,日军在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下,采取奔袭攻击的方针,发动了“湘赣会战”,进攻长沙。为打破日军战略企图,中国第9战区代司令薛岳指挥16个军30多个师约40万人的兵力,采取逐次抵抗诱敌深入的作战方针,在长沙附近消灭进攻的日军。此次会战,主要在赣北、湘北、鄂南三个方向作战。

  此役,中国军队共毙俘日军2万余人,炸毁日军飞机20余架,粉碎了日军消灭第9战区主力的企图。作战中,中国军队伤亡3万余人。

长沙会战

  1941年9月初﹐日军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几指挥四个师团﹑两个支队和航空兵﹑海军各一部﹐总兵力达12万余人;并配有军舰20余艘,汽艇200余只,飞机100余架。采取将主力并列于狭窄正面上,以纵深突破的战略,向长沙进犯,企图一举歼灭第9战区主力。

  为了阻击日军南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第3、第5、第6战区对当面之日军发动攻势,以牵制日军兵力调动,第9战区对日军实施袭击,使其不能集中兵力,然后借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三线阵地,引诱日军主力深入至长沙东北地区围歼。第9战区参加会战的部队共计40个师,50余万人。

  双方激战至10月11日,中国军队恢复了原阵地,与日军对峙于新墙河。共歼灭日军4.8万余人,击落飞机3架,击沉汽艇7艘,使日军妄图一举歼灭第9战区主力的计划遭到失败。

  1941年12月23日,日军再次强渡新墙河展开进攻。中国在前两次长沙会战的基础上进一步总结经验,进行防御作战。于是被迫退却。中国军队合围部队立即转为向敌阻击、截击、尾击作战,穷追不舍,在多处予敌重大打击,扩大战果,敌狼狈逃窜,至1942年1月15日,中日两军恢复战前态势。中国军队获得长沙数次会战以来首次全面胜利。此役,日军遭重创,被毙伤5万余人,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这次辉煌的胜利意义深远,这是珍珠港事变以来,盟国在亚洲战区中唯一的胜利,是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盟军的第一次重大军事胜利。事后不久,美、英政府便主动向中国提出,要废除西方列强与中国历届政府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归还上海、厦门等地的公共租界,取消领事裁判权。

  1944年5月,日军动用悄悄从伪满和日本国内调来的强大兵力,由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坐镇武汉指挥,发动了第四次会战。日军分为三路,避开中国军队的侧翼迂回,分途向长沙外围发起攻势。1944年6月16日,日军以狗急跳墙之势向长沙城和岳麓山主阵地发起猛攻。守军顽强抵抗,但由于兵力部署上的失误,中国军队主力未能适时退守岳麓山阵地,部队隔江分阵,力不能支,日军以优势兵力攻破岳麓山阵地。城内守军被迫突围,长沙沦陷。

  这段血雨腥风的岁月,是八年全国抗战中中日双方出动兵力最多、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一次大会战。虽然此次会战以失败告终,但在整个长沙会战过程中,革命先烈用鲜血与生命为代价,狠狠痛击了日军的主力,为抗日战争最后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