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 重走红军路_浮躁社会里,我们需要井冈山精神来做实业

重走红军路_浮躁社会里,我们需要井冈山精神来做实业

  • 浏览次数:1150次
  • 发布时间:2016/10/17 16:10:23
  • 作者:cls_yinhe

  近年来,国内融资总量一直保持在20%上下高速增长,而名义GDP年均增速却从2011年的19%下降到2015年的不到7%。与融资规模扩张相对应的是固定资本的产出效率不断下降。以3000余家上市公司为例,资本收益率由2004年的10.3%下降至2015年的7.4%。在传统的钢铁水泥行业,超过半数的上市公司其收益甚至低于资本支出,即使是汽车、半导体等研发密集型制造业,投资资本的收益率也仅为8.5%,而与此对比美国企业同期在研发密集型制造业上的收益率高达16.5%。

在投资导向模式下,中国的融资增长远超GDP

  尽管银行利润正在缩小,但中国企业创造的利润中仍然有超过80%是由金融业所得。而在美国,经济利润更广泛地分布在各行业中,并与经济形势成周期性变动。与中国形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研发主导型制造业创造了经济总量过半的利润,所以即使发生次贷危机导致08~11年间银行业利润暴跌为负,其经济形走势仍然能在短期内恢复上扬。

中国的经济收益高度集中于金融行业

  这组数据背后的现实是:金融行业欣欣向荣,实业苦苦挣扎,中小型民营企业甚至难以得到贷款,过半上市公司的年利润不及在北上广卖两套房……然而实业才是经济之根本,尤其是研发主导型的高端制造业。美国经济在08年金融行业陷入危机后的快速恢复和欧盟遭遇金融冲击时德国经济的一枝独秀都是最好的佐证。

  利润分配不平衡对实业不仅是短期的影响,还存在长期的破坏性。这种破坏性就是人才的流失。我们可以很快地培养一个优秀的服务人员,但一个优秀工程师和科研人才的成长却需要十数年的培养历练。日本经济的衰落,本正是归因于此。二十多年前日本股市与楼市的繁荣,导致了浮躁的一代,分配的不平等严重影响了这一代人的选择。一流的人才,大多流失于海外或进入金融、地产行业,而不是像其父辈一样进入工厂和实验室。制造业人才的断层,及艰苦奋斗精神的缺失,在其上一辈技术人员逐渐老退后影响才逐渐得以显现,带来的致命结果就是日企创新能力的下滑与竞争力的衰退,夏普、东芝相继陷入巨额亏损,日立电器部门几近卖光,SONY也难复往日辉煌,逐步被后发展的韩国、中国企业所追赶超越。

  在实业凋蔽的今天,华为却领跑在前,至今仍保持高速发展,是其任何时候都保持的危机感。任正非在华为增长的鼎盛时期写下《华为的冬天》。这种危机感,是华为人一直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并以客户为中心,在管理和产品上不断创新,从而取得一个又一个战役的胜利的原因。华为人所具有的这种精神,与毛泽东、朱德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开辟井冈山革命道路过程中所培育和发扬的“坚定信念、艰苦奋斗,实事求是、敢闯新路,依靠群众、勇于胜利”的井冈山精神是高度一致和统一的。

  做实业是漫长坎坷之路,一路上充满艰辛和诱惑。没有坚定的信念,很容易走上岔路;没有艰苦奋斗的精神,很难熬过刺骨的冬天;没有实事求是的态度,很容易迷失于伪创新的泥潭;没有敢闯新路的勇气,很难突破同质化竞争价格战的困扰……在银河电气十周年之际,在银河电气迎来发展史上又一个春天的时候,总经理带领全体成员踏上井冈山之路,召开“井冈山”会议,明确银河特色之路,不仅是希望银河人不要忘记革命先烈的奉献,做感恩之人,更是希望银河人能明了井冈山精神的精髓,能谨记企业的核心价值观,能明了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

  也许当今社会是浮躁嘈杂,倒房、炒股、投资,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家破人亡。万象浮沉之中,我们作为仅能来到这个世界走一遭的人,又能为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贡献些什么?也许我们做不到“世界因我而不同”的乔布斯那般地位,但踏入银河电气这个集体,我们至少应该有“银河因我而不同”的气概!

  浮躁的是社会,然而实业需要沉静下来去沉淀。罗马非一日而能建成,工匠非一年之功力,好的产品和服务需要砺炼雕琢。银河电气已在这条路上走了十年,有磕绊,有舍弃,更有成长。割掉系统集成的肥肉,专心于产品的研发与服务,完成建立标准和基准的伟业,我们期待的,是下一个十年的辉煌!